白夜追凶:关宏峰有关宏宇潘粤明却没有潘粤暗


更新时间: 2019-08-12

  原标题:【白夜追凶】关宏峰有关宏宇,潘粤明却没有潘粤暗 【白夜追凶】结束了,追完之后感触最深的是:

  【白夜追凶】结束了,追完之后感触最深的是:关宏宇这样的弟弟,请给我来一打好吗!

  【白夜追凶】真的是史上最“坑”的剧,好不容易盼着剧终了,不但没有解开任何谜团,还留下了更多的深坑,一想到第二季还遥遥无期,就格外让人抓狂。

  相比【无证之罪】的烂尾,【白夜追凶】的结尾处理得干净漂亮又抓人。周巡那段五分钟的回忆杀,戏简直不要太足,舞台感都出来了。肺鱼老虎成了史上最惨的配角,暗示着兄弟俩白夜交替的终结。不过我最想说的还是:关宏宇太暖了,这样的弟弟能给我来一打吗?!

  高冷睿智的哥哥关宏峰和阳光呆萌的弟弟关宏宇由潘粤明一人扮演,但是他演得太好了,以至于我总觉得他有一个真正的双胞胎兄弟潘粤暗,这部戏一定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。

  表面上,弟弟一直惹麻烦,嘻嘻哈哈不务正业,莫名其妙就成了灭门惨案的嫌疑犯,害哥哥辞掉了前途无限的工作,还要冒险收留他。

  兄弟俩非常追求细节的严谨,比如每天不但要事无巨细的交接,还要一起过秤,弟弟看着吃胖了的哥哥一脸得意,没想到哥哥直接甩过一句:你去增肥。弟弟的内心OS一定是:什么鬼,身材保持得好也有错?

  兄弟俩的日常生活摩擦不断,但是真的非常暖。看上去是哥哥总在给弟弟擦屁股,实际上,哥哥才是真正的坑货。

  哥哥刑侦能力没得说,但是身手真的很弱鸡(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那次执行任务的后遗症),每一次都要弟弟挺身而出。

  兄弟俩差点决裂过几次,但是每一次,弟弟说着不再信任哥哥了,可看到哥哥有危险,还是屁颠屁颠回来了。

  季终的时候,弟弟绝望地发现,陷害自己的人不是别人,是自己最信任的哥哥。哥哥被人陷害后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,转手制造了弟弟是嫌疑人的假证据。

  哥哥“陷害”弟弟显然有自己的苦衷和理由,但是搭上弟弟的名声和安全,未免还是自私了一点。可是即便如此,弟弟仍然选择了替代哥哥坐牢,他舍不得哥哥去趟夜路。

  所以最后一集,同是“表白”关宏峰,周巡的台词虽然走心,但还是在关宏宇面前败下阵来。在父母的墓碑前,弟弟对哥哥说:

  “我不知道你对我做过什么,我更不知道你对自己做过什么,我也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,我就是想告诉你,如果换我是你的话,或是说有一天,你要是沦落到我这个地步的话,我是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。”

  对着他们共同的父母,弟弟再一次和哥哥做了最后的交接。围巾戴在哥哥身上那一刹那,man爆了,暖爆了。

  哥哥不是坏人,但是藏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,故事里的一切罪案都跟哥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他才是那个真正活在夜里的人,是弟弟的陪伴,让他一路走下去。

 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,总是黑夜,但并不暗,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。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凭借着这份光,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。

  弟弟就是哥哥生命里的那道光,他们彼此的联结从子宫里就已经建立,同呼吸,共命运,谁也替代不了。

  人生要有多幸运,才能得到这样一个兄弟。不过事实上,【白夜追凶】里的这对双胞胎性格迥异的设定并不是太符合实际。

  同卵双胞胎不同于普通的兄弟姐妹,他们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外形,血型,智力,DNA,生理特征甚至性格喜好,就连人生轨迹也大致相同。美国1930年代做过一次大规模心理试验,故意把同卵双胞胎送给差别很大的家庭收养,试验结果证明,同卵双胞胎在不同环境中成长,仍然有很相似的经历。

  几乎每个独生子女的童年都曾渴望过有个双胞胎兄弟/姐妹,替自己做作业,替自己挨罚,和自己一起玩耍,一起分享。

  我们渴望的并不是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/姐妹,而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,我们总是设想ta的性格要和我们迥然不同,同样的皮囊下藏着不同的灵魂,因为我们想要看到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。香港6合彩挂牌图,危难时刻,我们又期待着来自他们的拯救。

  所以【白夜追凶】刻画的并不是一对真实的双胞胎,而是在满足我们对双胞胎兄弟的全部想象。我们大多数人,并没有这样一个神奇的同胞兄弟,白天夜路,我们都要自己一个人走下去,包括主演潘粤明。

  潘粤明的人生,真真是一部大戏,起起落落,浮浮沉沉。谁也没想到,这个flop到没影儿的过气小生,还能在43岁的不惑之年实现人生的翻盘。

  潘粤明其实也不需要潘粤暗,他本身就是一个精分者,他的体内同时住着关宏峰和关宏宇。

  他很像那个温吞如水的关宏峰,待人谦卑有礼,面对来自前妻的人格攻击选择了哑忍,自始至终都认定那只是来自经纪人的挑唆。看过早些年他最当红时介绍采访的视频,谦虚低调,少年老成。离婚后,他深陷人生最低谷,多少年都走不出来。

  潘粤明上一次的公开露脸是跨界歌王,他自嘲,节目组请自己的时候已经把底儿摸得一清二楚:他有半年没活儿干了。

  那时候的潘粤明状态很差,一袭白衣,干干净净却又难掩落寞,一脸人到中年不得志的丧,配那首【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】再适合不过,那是他对生活撕心裂肺的呐喊与追问。

  据说,正是那首【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】给白夜的总制片人袁玉梅留下了“悲悯又坚毅”的气质,认定他是扮演二关的绝佳人选。这个说法并不完全可靠,因为白夜的监制五百与潘粤明算是老搭档了,两个人在拍【脱轨时代】时就已经有过合作。但是用“悲悯又坚毅”来形容今天的潘粤明,太到位了。

  然而潘粤明又是个少年感很强的人,我对他的印象曾经一直停留在白面小生许仙和浪荡公子曾荪亚。

  直到今天,发福如一个平凡中年男子的关宏宇,一张脸上已经皱纹深重,笑起来仍像个不经沧桑的少年,阳光中带着邪魅。

  拯救潘粤明的,恰恰是他体内住着的这个少年,到了被人称作潘老师的年龄,经历了车祸、婚变,他却越活越年轻了。他开始飚段子,在微博和网友互动,上脱口秀公开自嘲。他人生的天平,渐渐倾向了关宏宇。他用笑取代丧,用阳光赶走黑夜。

  潘粤明走过的路,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自我救赎之路。关宏宇救了关宏峰,潘粤明救了自己。愿他今后,永远都是这样的潘粤“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