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什么呼吁世界向中国学习


更新时间: 2019-09-1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回想当年,“欧洲语言文化中心论”甚嚣尘上,汉字的生存一度产生危机。20世纪初,钱玄同提出废除汉字,主张语言文化全盘西化。1936年5月10日,以蔡元培领衔,鲁迅、郭沫若、茅盾等688位文化名人签名的《我们对推行新文字的意见》在《中国语言》发表,把汉字贬为“独轮车”,把拼音新文字颂为“飞机”。直至现代,此叫声仍不绝于耳,如海外学者孔宪中认为,汉语文字、汉语语法、汉语词汇、汉语语音等均有缺点,仍需走引西方语言的道路。

  如果能放眼大势、又能坐下踏踏实实地做一下中西文对比,就会发现,以上观点或提议即无可行性、又无必要性。

  语言文字从来就是文化、科技、经济等的载体,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、文化的复兴,汉字必然会呈现强势。根据中国教育部的统计,世界上学习汉语的人数已超过3000万,迄今全球已有100个国家的2500余所大学和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;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全球新增100多所孔子学院,覆盖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,到2010年,全球将建成500所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;汉语水平考试(HSK)到2004年外国考生人数已达到10万人,在34个国家设立了151个考点,而商务汉语考试(BCT)、少儿汉语考试(YCT)等也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  英国伯明翰大学语言学家约翰·辛克莱尔教授认为,未来语言世界的领袖名单中将会出现汉语,当中国成为世界一流经济强国时,许多人将会感到“学汉语比学英语更自然、更合理”。(《青年参考》1995年1月27日)

  文化层面上,汉字为汉文化圈内的主要记录符号,更显示了其不可替代性。如新华社汉城1999年2月10日电:韩国政府9日决定,在公务文件和交通标志等领域,将恢复使用已经消失多年的汉字和汉字标记,以适应世界化的时代潮流。韩国文化旅游局部长官申乐均9日在国务会议上提出了一份《推动汉字并用方案》。方案指出,为了发展韩国的传统文化,促进汉字文化圈国家的交流和推动观光事业的发展,将目前完全使用韩国文字的公务文件改为韩、汉两种文字并用,以解决韩文难以表明含义的问题。主持这次会议的韩国总统金大中说:“如果无视汉字,将难以理解我们的古典文化和传统,有必要实行韩、汉两种文字并用。”韩国历史上长期使用汉字,进入近代社会后,韩、汉仍大量混用。1948年韩国当局公布了一份《谚文专用法》,规定所有文件不得使用汉字,因此带来诸多问题。

  抛开国力及文化等外界因素不谈,回归文字本身,更能发现汉字区别于字母文字从而奠定国际化基础的优势:

  1. 意音兼备,集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于一身,使大脑得到全方位开发。汉字中80%为兼表意音的形声字,它们显著地扩充了记录信息量。

  2. 记住同样数量的单字,汉字所需时间是英文的三分之一。(覃学岚,1999)

  3. 中文与英文篇幅之比在1:1.78至1:2之间,阅读速度是英文的1.6倍。(林汝昌,李曼钰,1998)这在于汉字是笔画的二维组合,充分利用纸张空间,显得紧凑,而字母文字为字母的一维排列,显得松散、冗长。

  4. 由于汉字简洁、信息量大的特性,更利于计算机处理,现在汉字输入速度已达600至750字/分钟。

  5. 构词灵活,今晚开什么码结果,可组合性强。这同样归因于汉字二维组合的结构,即使几个字并列也不会觉得冗长;同时,汉语丰富的发音种类(是英语的三倍)使汉字单音节性成为可能,有效地控制了词的发音量。而英语无法克服这些问题,唯以造词解决,致使新单词数量庞大而缺少规律性。

  汉字除了具备世界文字共有的音义体系外,还独自具有形义体系,而汉字的形义体系较之音义体系贮存了更为丰富的文化信息,这是任何形式的拼音文字所无法比拟的。(黄巽斋,1988)

  理想的文字应当是具有单位形态的符号,这种单位形态的符号既能记录语音,又能有机地记录语义,而汉字就是这样一种意音文字,因此汉字是人类最优秀的文字。(覃学岚,1998)

  从符号学角度研究,让汉字成为通用的国际书面符号,这也是可能的。(张寿康)

  1986年8月美国《新闻周刊》一篇题为“中文的文艺复兴”文章曾经报道:“中文的复兴已经开始,并将影响到亚洲各地区的文化和经济活动……”中文的优点是汤恩比所强调的中文可能成为国际通用的视觉符号。“电子纸”已经出现,我们可以利用电子鼠标或光笔直接在电脑荧屏上写字。电子纸的最大好处是可以保存书写笔顺,因此电脑更容易识别汉字。而电子纸有助于“随要随印”的电子书出现,将会解决令出版社烦恼的库存问题。(《上海译报》1995年1月2日)